写给战疫一线妈妈的一封信:陌上花已开,希望次第来

分类:初三作文 来源:www.mingfeiwu.com 标签:妈妈 战疫

亲爱的妈妈:

您和爸爸还好吗?我真的很想你们,也很担心你们。

慢慢算下来,你们已经离开我42天了。这段时间说快,也快,摇头晃脑就过去了;说慢,也慢,每天我都收获了很多。

妈妈,您还记得吗,分别前,我还同你们吵过一架。我们好久没有这样吵过了,虽然我们都没有再提起,但心里还是有一道坎的。

那是大年初二那天,您和爸爸接到了由于疫情,公司要求你们迅速回广州值班的消息。可是,您没有征求我意见,私自和爸爸商量了,商量好后才告知了我一声。还没等我回复,您和爸爸又订了两人返穗的高铁票。

妈妈,从头到尾,我,作为你们的女儿,竟然是最后一个才知道您和爸爸要先回广州,而我要被留在湛江和公公婆婆住的。您也知道,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回一趟湛江和公公婆婆团圆,说好了要在老家呆久一点,陪伴陪伴老人,呼吸呼吸清新空气。

因此,我心里当时就很不乐意了。妈妈,您又不是白衣天使,用得着十万火急奔赴疫情防控与救治的第一线吗?您只是一个公务员而已,不是用一台手提电脑就可以完成所有业务了吗?可您说,这次疫情可能还会越来越严重,既然公司来电话安排了值班,您就一定要回广州承担自己的责任。

但我仍不甘心,我便当场向您提议,我要和你们一起回广州。我都那么委屈了,连这个小小的要求还不能满足吗?没想到,您的眼睛并没有离开电脑屏幕,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嘴里吐出两个干脆而冷漠的字:“不行。”

这两个字声音并不大,或许还可以说极小,可我的脑子却“轰”的一下炸开。我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下来了。我明白疫情严重,但面对疫情,我更想和你们一起拼命奋战啊!您却一点也不理解我,或许打心底里还会认为,我思想很幼稚吧。

我彻底爆发了。那天晚上,我九点钟就上床睡觉了。您走进我房间跟我说,你回了广州,但还是会每天晚上打电话回来的。您还说,像广州那样的大城市,人流量大,来来往往人不定,很危险。湛江很安全。但这些安抚的话语对那时极度委屈的我并不管用,我脑子里被“我一点也不害怕!”所充斥着,满脑子都是“我不听我不听”。结果,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一声不吭。不知您有没有理解我,您只轻轻摸了下我的头发,留下一句“我还要忙,你先睡”就匆匆离开了。灯灭,门关,泪流,我心里的难受如波涛汹涌一般,久久不能停歇。

我坐起来,蜷缩着身子,掩面哭泣。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丝吻。我知道,妈妈,那是您的吻,轻柔而又细腻,熟悉却又陌生。您关上了门,我却睁开了眼。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我仿佛想通了许多,似乎懂得了比起家人的平安,一时的分别又算些什么呢?渐渐地,我的眼泪干了,重新躺下,半梦半醒地又睡去了。

如今,不知不觉的,我们已经分别42天了。我把这件事的开头结束全说了一遍,心里真的舒坦了很多。妈妈,你在广州很忙吧?请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我和公公婆婆在这边一切都很好,请别担心。

妈妈,陌上花已开,希望次第来,这次疫情终将会过去,你也要记得想我呀!今天是您的节日,真诚的祝妈妈:女神节快乐!

爱您的女儿陈语昕

2020年3月8日


本作文转载于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ingfeiwu.com/a/1452.html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037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