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优秀作文:爱我的小确幸,也敬他们的负重前行

分类:高三作文 来源:www.mingfeiwu.com 标签:抗疫 小确幸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大年初一,我期待的爆竹声没有到来,入耳的却是村里的广播声:“为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的物资供应工作,稳定市场价格,保障市民的正常生活需要,温岭市发布4号通告如下……”

天哪,新年刚开始,怎么就已经有四个关于疫情的通告了?太可怕了。我已经和往年一样,回到了浙江温岭老家。其实我是不想回老家的,我怕病毒。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新冠病毒,但大家好像都忙忙碌碌的,对病毒似乎没有一点感受,该干嘛还是干嘛。

“妈妈,赶紧买口罩!”“妈妈,今年不回温岭过年好不好啊?机场好可怕啊,会有很多病毒的。”

我们订的是1月23日回温岭的机票,1月20日开始,我已经向妈妈提出抗议了,妈妈却毫不在意,还嘲笑我是个怕死鬼。不过幸好出发前的晚上,妈妈还是去药店买了30个口罩和VC泡腾片。

2020年的寒假序幕,就这样拉开了。

回到老家已经有3天了,我住在姑姑家,可是没见到同一屋檐下的表哥。表哥把自己关在他的房间里自我隔离,拒绝接触我这个外来人员。

表姐倒是天天见,但表姐忧心忡忡:“初五要家庭聚会,还能去吗?”家里最强壮的姑姑、姑丈、还有爸爸,这几天似乎很好奇地在外面晃荡,到处采购年货,认为这只是一场稀松平常的流感。

妈妈却开始担心回不了广州,因为陆续有航班被取消了。我趴在窗口,看着来来往往戴着口罩的人们。人不多,但东一堆西一堆地,在窃窃私语,似乎在讨论这次奇怪的病毒。突然,我看到不远处的桥头,连接村里唯一一条通路的桥头,拉起了一人高的黄色警戒线。有保安穿着白色防护服,全副武装,拿着测温计,来来往往的人们,要经过他们的检查,才能通过。

恐慌情绪,好像开始蔓延了。

正月初五,我们一家三口,带着足够两周吃的粮食和蔬菜,回到了广州,开始了在家宅居生活。每天,我舒服地窝在沙发上,看我最喜欢的关河五十州的小说,偶尔,我也幻想一下,能否和当年为了躲避鼠疫而居家隔离的牛顿一样,搞出自己的定律?

这时,妈妈提出,既然我们有点无聊,不如一起做道美食吧。说干就干,我们开始做山粉糊——一道典型温岭美食。

我帮妈妈洗好莲子、红豆、花生仁、桂圆肉等配料,然后看着妈妈把它们放到瓦罐里小火慢煮两三个小时。莲子的清香、桂圆肉的甜香、混杂花生仁的醇香飘散出来,飘得满房间都是,宣告着山粉糊的开始孕育。接下来,妈妈开始煮糊了。妈妈先将番薯粉溶解在冷水中。然后煮开一锅水,将番薯粉水通过一个纱漏网过滤到锅中,同时顺时针不停地搅动,防止锅底的山粉烧焦,直至烧熟。这样,白色的番薯粉水就变成了半透明果冻状的晶体糊。最后关火,倒入之前煮好的莲子、红豆、花生仁、桂圆肉。再撒上枸杞、荸荠、葡萄干、桂花,这样,甜香四溢的山粉糊就圆满出锅了。

我眼巴巴地看着妈妈把滚烫的山粉糊端上饭桌,舀起半勺,稍微吹吹上面的热气,就急不可耐地倒入口中。山粉糊软、粘、香、甜,却一点都不腻,好吃!

这道美食,需要有极大的耐心,要耐心地不断搅动番薯粉水。如果不是因为疫情被迫宅在家,估计我们也不会花那么多时间精力去做山粉糊。疫情虽在,我们还是其乐融融,悠然自得地生活着。

我正在感慨我们的小确幸的时候,爸爸打开了电视,让我看看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里,上海张文宏医生在说:“岁月静好,就一定有人在负重前行。”

谁在负重前行呢?是“面对新疾病,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失去信心”的铁娘子严丽;是脚崴了一瘸一拐,拄着拐杖上岗的“双拐医生”饶歆;是那些自己还是个孩子,却换了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和死神抢人的90后白衣天使……那一道道在脸上勒出的血痕,那隔空给人的拥抱,都让人铭记在心。希望在春暖花开的时候,看到你们脱下防护服,揭开口罩,露出灿烂笑容的样子。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如今初春的暖阳已然照耀在田野之上,万物复苏,处处皆是繁忙的景象。只要我们抛除杂念、坚定信心、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则必将迎来暖阳遍地,春暖花开。

“疫情当前,我能做点什么?”在这漫长的假期里,我时不时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我时刻关注疫情发展情况,为疫情的好转而欢呼。我加入了网上志愿活动,写下鼓励一线医护人员的诗文。我参加了学校里“录制视频为武汉加油”的活动,比着爱心,喊着口号,为武汉加油。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我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个寒假,我们“疫”起度过,风雨会过去,阳光终究会到来。

——程思予


本作文转载于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ingfeiwu.com/a/1455.html


cache
Processed in 0.0035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