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小说>书库>>华山首徒> 章节目录 第26章 为师当年也是宗2师

章节目录 第26章 为师当年也是宗2师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第26章为师当年也是宗师

    通天塔乃是恒山派的核心所在,整个门派的布局都围绕着通天塔。

    从山水布局,以及门派阵法方面看来,便是门派象征‘北岳殿’,掌门隐修的‘玉阳观’,也及不上这座通天塔。

    白色的塔身刺破云层,直入天际,‘通天’二字当之无愧。巨塔周围有数座飞来峰缭绕左右,鹤唳飞舞,虎(www.fuguodu.pro)啸猿啼,极具仙家气象。

    通天塔对面便是天下闻名的‘北岳殿’,这可是恒山派的象征,方圆三千里的兑换枢纽。

    无数身负长剑,腰挎兵刃,衣着干练的武者频繁进出大殿。

    一阵一阵铃声响起,有人摸出通信玉简,点击之后放在耳边,随后点点头,出了一定范围之后,取下身后的浮空飞剑,冲天而起。

    映入慕容莱姐弟眼帘的,便是这样一幅忙碌、有序的画面,远不同于上界的古韵悠然。

    通天塔与北岳殿之间有一座巨型广场,打眼一扫,这座广场怕是能容下数万人之众。

    说来也巧,在这对姐弟跨出通天塔的那一刻,整个广场响起了震天的铃声,所有武者都下意识取出了通信玉简。随之而来的,则是恒山派的警报声。

    大队恒山弟子涌入广场维持秩序,也有广播说是恒山派进行演习,让大家稍安勿躁。

    慕容信乃是宗师修为,上下两界虽有差别,但宗师的修为毕竟做不得假。

    而慕容莱更是天之骄女,其天赋之高,便是在群星荟萃的慕容世家,也是一等一的出众。她早已突破进宗师之境,根本没有使用慕容信类似轮回转生之术,依靠自己的天资生生破入宗师之境。

    两人心念一动,便感觉到西山那边有宗师级别的交手波动,身形一闪,越过恒山弟子的封锁线,远远看到交手的双方。

    一方是在前边逃跑的四人,两对师徒,两名女子竟然都是光头,所用武功大多有禅宗影子,看样子竟是佛门弟子。

    另一边追击的是数名道人,最前边的是三位脚踏浮空飞剑的老者,气势凛然,竟也全都是宗师身份。

    慕容信挑挑眉毛说道:“看来是武当派的寻访使在追击佛门余孽啊。”

    慕容莱却注意到那个被深明夹在腰间,年轻英俊的短发青年,不由得皱了皱眉。

    慕容信站在一块巨石上,看着两伙人隔空交手,不断追击。开口道:“姐,你说武当派为什么非要置佛门于死地?他们创派祖师不也是出身佛门的么。”

    慕容莱摇摇头:“外人虽有猜测,却始终无人知晓。”

    慕容信:“姐,你看什么呢?虽有四位宗师,却三追一逃,并非全力交手,看起来也没甚意思。”

    慕容莱有些迟疑不定:“那个青年看着面熟,却总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慕容信有些惊愕:“姐,咱们从未下过界,你如何能碰到‘熟人’?难不成在武院交流大会上见过的?”

    随即,慕容信自己就否定了这个猜测:“也不对啊,武院交流大会,下界来的都是武当华山这些门派的精英弟子,怎么也不会选中佛门传人,而且咱们只参加过一届,见过那些人还在脑子里,并没有这个青年啊。”

    不说慕容信的疑惑,此时被追击的,正是深海真人及其徒弟了琦,深明及其徒弟了然。

    深海、深明两人发力逃跑,即便没有使用浮空飞剑代步,以宗师和半步宗师的真气修为,一时半刻还支撑得住,所以身后那三位武当高手还真是追不上。

    这时有个山羊胡子,倒八字眉的老道士忽然高声喝道:“深明、深海,妖僧普智已经被格毙当场,你们两个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也想死在此处不成?”

    神僧普智!

    了然虽然没见过这位神僧,但这个名讳他已经听了将近十年,那是师父深明每日都要挂在嘴边的。

    这位神僧当真称得上‘大德高僧’,有种种传闻逸事,好像在世佛一般,堪称所有佛门弟子的精神支柱。

    如今,这位天道修为的‘神僧’居然被人击毙了?

    了然明显到,好像有一座圣山在深明、深海二人的心中倒塌了。

    当然,也是深明差点把了然甩出去,才让了然有如此体会。

    深明闻言便停下身形,踏在一处绝壁之上,一手拎着了然,一手指着武当道士,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狗皮道,居然敢编排普智神僧。”

    深海真人夹着小尼姑了琦,不得不停下身形,不断对深明打眼色,催促他快走。

    武当的三位老道却也按下飞剑,同时停在远处的山崖,山羊胡子道士从怀中摸出一块厚厚的玉简,隔着老远丢向深明,大声说道:“深明,你自己看看,别说老道骗你。”

    深明接过玉简,催动真气,不一会玉简呈现出一阵阵晃动的影像。

    了然凑到一旁,半晌才看明白这个天塌地陷,江河逆流,山峦崩塌,落雷惊天的影响代表什么,这居然是两位天道高手在凌空交手。

    直到最后,一个遮天蔽日的佛手印,仿佛从九天之上压下来,压住了匹练一般,速度极快,横亘天际,又来去无踪的太极图。

    手印一扭,太极图的阴阳二气逆转,崩碎离散,再不复相互交融。

    在太极图被打碎之时,一个瘦骨嶙峋,外披八卦紫金道袍,身合天地的老道士闷哼一声,自空中摔落。

    无数道剑光冲天而起,去追寻老道士。而玉简的影像也晃动愈发厉害,显然录制玉简之人也在赶着去救老道士。

    深明哈哈大笑道:“嘿,这不是你们武当的‘紫玉真君’么,明明是他被神僧的如来神掌击溃道果,即便不死也要跌落天道境界,你们居然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没等深明继续嘲讽下去,玉简中的影像闪烁一下,便彻底消失。

    而在这个闪烁之中,无论是深明、了然师徒,还是赶过来的深海真人,都看到了那可怕的一幕。

    将‘紫玉真君’击下云端的,是一位浑身散发金光的老和尚,这人身后有佛陀虚影,即便隔着玉简,似乎也能听到老和尚周身隐隐的梵音唱响。

    这便是普智神僧!

    神僧击败武当派三大真君之一,似乎并无多少得色,双手合十,隐隐念诵着经文。

    随着经文不断咏诵,神僧身后的佛陀缓缓收回右手,那摘星揽月,大如山峦,一根手指就能有通天塔粗细的手印逐渐消散。

    恰在这时,一个‘太极球’忽然出现在神僧四周,这是一幅圆形、立体的太极图,黑色的‘鱼眼’出现在神僧后方脚下千米处,白色的‘鱼眼’出现在神僧前方头上千米处。

    这个‘太极球’一闪而逝,就想天空眨了一下眼,连录制玉简之人都没注意到,只是在玉简回收时由余光所摄。

    但正是这一下,记录了无上的雷霆一击。

    那阴阳鱼眼,仿佛传送通道的两端,一端入口,一端出口,普智神僧只不过恰好出现在这条传送通道的中间而已。

    这一刹那,经由通道传送之物,是一柄剑。

    仿佛从历史长河中偶然跃出水面。

    剑柄破旧(www.fqxs.net),挂着红色剑穗,剑萼是一个太极球,剑刃凛然若水,凸显厚重,而非锋锐难当之感。

    最引人注目的是剑脊铭文。

    不知为何,这极远之处,一闪而逝的影像,蚂蚁大小的阴刻铭文,偏偏众人却看得清楚。

    正是三个大字‘真武剑’!

    武当派掌教传承信物,武当创派祖师张三丰贴身佩剑。

    自打张三丰二百五十七岁逆势而起,扫灭少林,突破天道之后。

    黑木崖也不得不放下身段,乖乖将真武剑送回武当派。

    而这之后,真武剑便一直伴随着武当派历代掌教永驻真武殿,再未出现于世间,从此成为一则传说。

    而今,这柄充满传奇与神话的神剑重现世间。

    虽只惊鸿一闪,居然就刺死了佛门最后的天道高手。

    这个画面,这个武功,这个气息是做不得假的。

    深明双手死死攥着玉简,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

    山羊胡子道士有些得意的喊道:“深明,如何了?”

    深明大喝一声,悲声叫道:“师父啊!”

    所有人都一愣,没想到深明这个张口便骂,从未剃度过的家伙,居然是神僧的弟子。

    那也就不怪这家伙的抵抗意志如此坚定,其他佛门弟子实在打不过,也有选择投降,进入锁佛塔了却残生。

    深明仿佛魔怔了一样,浑身金光四溢,长短明灭不定,好像一尊金甲巨人,气息也在不断攀升,右手只头顶抚过,一头短发尽数削落。

    只听深明大声骂道:“你们这些狗皮道,佛爷跟你们拼了。”

    说完,丢下了然、深海等人,合身冲向山羊胡子道人。

    这三位道人交换一个眼神,眼中闪过阴谋得逞之色,随后远远围住深明,游而不战,狗皮膏药一样贴住了他。

    深明和尚怒(www.shubaojie.com)吼连连,‘金刚般若掌’之掌法一招一招运使开来,当真是气象万千,无坚不摧。但急切之下,这些掌力大多放了空炮,真正对三位老道造成威胁的寥寥无几。

    深海真人脸上闪过复杂神色,而后高叫一声:“师兄,我来助你。”说完将了琦丢给了然,飞身加入战团。

    了然稀里糊涂的接过了琦,而后在一脸‘哔了狗’的表情中,看着深明成为五人中的最强者,大杀四方。

    百招过去,深明的气势逐渐降低,深海为了掩护深明肩头中剑。等到深明回复神智时,深海真人已经进气多出气少,眼看就要不行了。

    深明抱着深海落在了然身旁,其他三位武当道人围住左右,各自包扎伤口,服用丹药。

    深明慨然一笑,没等了然开口,便先解释道:“为师就这么一个冲动的毛病,当年就是因为冲动,结果跟一个狗皮道两败俱伤,修为跌落宗师境界,再也回不去。”

    了然嘴角一苦,还有些哭笑不得,他以前嘲笑深明赶不上‘师妹’深海真人。结果大家快跪了,你还有闲心解释一番?

    深明不再搭理了然,转头对深海说道:“师妹,又连累你了。”

    深海摇摇头:“只要能和师兄在一起,便是死了,我也开心。”

    随后对小尼姑了琦说道:“琦琦,这是你爹,快来叫爹。”

    深明和尚眼眶一红,说道:“我对不起你们娘俩,琦琦,你还是先叫你娘吧。”

    了琦小尼姑有些懵懂,也有些震撼,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跪在二人身旁垂泪。

    了然则是再次做出‘哔了狗’的表情,看着深明一家的认亲戏码。了然神色迷(www.xinbanzhu.com)惘,心里有种想哭又想死的冲动。他跟随深明多年,投降武当的想法肯定不会有,但此刻深明、深海都存了死志,他真的想不出有什么生路可言。

    深明这时却对了然笑了笑,对深海说道:“师妹,琦琦就跟你我一起轮回吧,咱们一家人再不分离。但我这个徒弟,还是先送走为好。”

    深海真人点点头,咳嗽着说道:“听师兄的。”

    随后两人一手互握,一手分抵在了然的眉心与丹田,口中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念诵着《阿含经》。

    这时,远处的三位武当老道脸色大变,气急败坏的冲向深明深海,剑意剑气不断催发,不要钱的打向几人。

    慕容莱细听了两句经文后,眼中闪过不可置信的神色,她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觉得了然面熟了。

    脱口说道:“《阿含经》,六道轮回溯源决!这人是,是特么,张然!”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