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小说>书库>>校草制霸录> 章节目录 五十八、入闱人当代文学新人奖

章节目录 五十八、入闱人当代文学新人奖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欢送宴后,江水源没有打道回府,而是带着行李直奔机场。原本预定七月下旬拍摄的几个广告,因为他的原因,已经一拖再拖、拖无可拖,现在只能无缝衔接了。他背着行李刚下车,吴梓臣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老大,您终于来了!”

    “麻烦你们久等了!”

    吴梓臣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驾驶位上的乔一诺:“这位漂亮的小姐姐是?”

    “哦,司机。”江水源实事求是地回答道。

    乔一诺和吴梓臣同时撇了撇嘴。乔一诺也没多说什么,冲江水源挥挥手,便一踩油门洒然而去。吴梓臣则顺势接过江水源的行李,差点一个趔趄摔个大马趴:“怎么这么重?老大,该不会那位漂亮小姐姐把家里的金银细软房产证,全都打包送给你了吧?”

    “口胡,这都是我最近要看的书。”来金陵这两个星期,江水源觉得自己也算努力的,结果带过来的书和资料没看多少,临走时反倒又增加了一大堆收获,其中有各位老师吐血推荐的必读书,也有大佬们友情大派送的签名本,不要都不行的那种。

    吴梓臣吃力地背着那堆沉甸甸的精神财富:“老大,这么沉,肯定得办理托运!”

    “那就办吧。”江水源也没别的办法。

    吴梓臣又低声说道:“对了老大,锦衣服饰那个姓彭的大龄单身女青年,不知是到了每月那几天,还是被催婚了,面色潮红,肝火旺盛,说话冲得很。待会儿您小心一点,别让她逮着借口发飙。”

    江水源心中了然,只怕彭旻生气上火,根源多半还在自己这里。毕竟被鸽了那么多次,本来就让人火大,估计这段时间她也没少被挨老板的批。受了那么多夹板气,今天逮着机会,还不要好好发泄一下?犯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江水源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进了候机厅,见到早早就候在那里的彭旻、浦潇湘,他便连声表示歉意:“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彭旻还是一如既往的ol女郎范儿,宽松雪纺衬衣配着高腰直筒半裙,画着淡妆,简单而又不失优雅,率性而不失干练,闻言摘下浅色的太阳镜:“久等?这是久等的事儿吗?本来七月下旬就要拍的秋装新品宣传片,结果被一拖再拖,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都八月中旬了!要不是今年天气有点反常,这个时候秋装都该上架开卖啦!”

    江水源自知理亏,乖乖认错:“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认打认罚,我绝不皱半下眉头!”

    “认打认罚?那你就等着卖身吧!”

    “啊?违约金那么多?”

    彭旻嘴角微微翘起,旋又敛去,重新戴上了太阳镜:“知道多就好。至于怎么罚,容我再想想。但这次拍摄,拜托你多用点心,咱们时间确实非常紧张!”

    “一定!一定!”江水源赶紧应允,“五加二、白加黑,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等两人谈得差不多,浦潇湘才半笑不笑地调侃道:“几个月不见,听说你也跟风到江宁做了赘婿?怎么样,你的那位大小姐漂亮吗?”

    “要说大小姐,你才是大小姐,好吗?”江水源说到一半,才发现自己说的好像有些歧义。本来自己要表达的意思是论大家闺秀的范儿,你才是大小姐,怎么听起来感觉像是说自己要入赘的,是眼前这位浦大小姐?他赶紧救场:“倒是几个月不见,我们浦潇湘童靴变得更加明艳动人了。话说你现在敢走夜路吗?怕不怕被人一棒子敲晕,扛回山洞做压寨夫人?”

    浦潇湘摸了摸自己光莹如瓷的脸颊:“真的吗?我还以为我已经是人老珠黄、明日黄花,丑到某人都不想多看一眼呢!”

    某人马上指天誓日:“怎么可能!你的颜值绝对是我见过最能打的,多看一眼都是我的福分。”

    “那你放暑假为什么浪迹扬州烟花、金陵风月,不回淮安?家花不如野花香?”

    好嘛,图穷匕见!某人只好继续土味情话:“什么家花、野花?王不过霸,将不过李,颜值不过你。跟你相比,其他人都只能算野生蕨类植物,根本不开花。”

    浦潇湘倒没有什么反应,作为“野生蕨类植物”的彭旻却受不住了:“喂喂,我说你们两个,撒狗粮能不能注意点场合?当着大龄单身女青年的面儿秀恩爱,这是违反动物权益保护法的,信不信我分分钟举报你们虐狗?”

    江水源向彭旻投去感激的一瞥:大恩不言谢!女侠今日解困救命之恩,他日必当涌泉相报。——呃,别问为什么是涌泉相报,而不是以身相许。问就是腰不好,有心无力,分身乏术。

    彭旻表示收到,继续解围大业:“江水源,你还记得你之前给我们写的那本小说吗?”

    “你是说《情书》?”

    “没错儿。就在今天上午,我刚刚接到一个好消息,关于那本小说的,猜猜是什么?”

    好消息?这没边没际的怎么猜。江水源随口说了一个比较靠谱的:“锦衣服饰签约成为《情书》电影的服装赞助商?”

    “不对,是关于你小说的,不是我们锦衣服饰。还有,那个合约我们早就签了。”

    “小说销量创下纪录?”浦潇湘也猜了一个。

    “不是。销量创纪录,那是发行一个月后就已经板上钉钉的事儿,不可能我今天上午才知道。”彭旻再次否定。就这样连猜四五次,她才公布答案:“根据可靠消息,江水源凭借《情书》入闱了第四十九届当代文学新人奖候选名单,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候选者!”

    “当代文学新人奖?那是什么?”

    不仅浦潇湘有此疑问,江水源也很好奇。自从在《萌芽》上发表文章以后,他先后收到无数这个杯、那个赛的约稿通知,也接到至少上百份“xx文学奖”邀请函。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小激动,感觉突然间有了“新人の蜜汁自信”,感觉自己可以一篇封神、一夜成名。看的多了,也就麻木了,到最后给他留下三个不可磨灭的印记:

    国内文学奖真多!

    给钱就能上!

    专骗那些年幼无知、热血上头的文学爱好者!

    所以此刻听到彭旻说自己入闱了什么文学奖,不仅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想笑:该不会是哪位说话好听的人才,骗到了彭大经理的头上吧?

    彭旻瞪了江水源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觉得我像冤大头吗?得到消息后,我可是认真调查过的,当代文学新人奖是当代文学振兴会主办,多家著名集团共同出资,专门颁给纯文学新人作家的一个著名奖项。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有些陌生,但在业内绝对声名卓著,获奖者被视为‘登龙门’,是与文正文学新人奖并称top2的新人文学奖项。厉害不厉害?!”

    江水源微微侧头:“所谓并称top2,其实就是第二吧?”

    “错!大错特错!”彭旻莫名感受到智商碾压的快乐,“文正文学新人奖,只颁给过去一年在《文正》杂志上发表作品、且成绩突出的新人。尽管《文正》杂志是最著名、最权威的文学刊物,但每年才出几期?每期才发表几篇文章?相对而言,当代文学新人奖是由评选委员会的专家,从过去一年正式发表的作品中,自由挑选新人作家或无名作家的纯文学作品,然后评选出最优秀的予以奖励。想想看,前者是十里挑一、百里挑一,后者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是不是后者更厉害?”

    江水源有点搞不清彭旻的脑回路:“请问,你觉得是在最顶级、最大牌的专卖店挑选的衣服好,还是服装批发市场挑选的衣服好?”

    彭旻秒懂,但绝不认怂:“衣服好不好先不说,但从服装批发市场挑选的衣服,颜色、款式绝对是我最喜欢的。”

    “好吧,你喜欢就好。”

    浦潇湘更喜欢实际的:“彭姐,那个文学奖奖金有多少?”

    “说到奖金,那就更厉害了!”彭旻眼睛都开始放光,“除了20万元奖金、以后作品优先刊登在《当代文学》杂志上外,获奖者可以在接下来的一个年度里免费乘坐九州航空的国内航班,免费入住南客连锁的豪华客房,还有免费赠送的飘风服装四季套装,等等等等。总之,衣食住行,你能想到的,基本上都有免费的品牌赠送!”

    听到“免费”二字,浦潇湘的眼睛也变得熠熠生辉:“哇,免费!”

    江水源忍不住想吐槽:拜托,当代文学奖的这些赠品,对于小户人家或许是超级大礼包,你们两个一个是豪门大户出身,一个是年薪几十万的白骨精,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至于为这点东西,激动成中了几个亿的样子吗?

    浦潇湘看出江水源的疑惑,再次强调:“这些都是免!费!”

    好吧,就像巨龙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可能所有女孩子也逃脱不了“免费”的吸引。江水源摇摇头:“免费虽好,那也要得了奖才行。现在八字都没一撇,还是别去想那些天上的馅饼了。彭姐,说说你们今年秋装的拍摄计划吧,我好有个准备。”

    浦潇湘不乐意了:“什么八字没一撇?你都入闱了候选名单,那一撇早撇到了天际,你还想撇多长?你还是想想得奖之后,怎么感谢我和彭姐吧!”

    “感谢?”江水源马上醒悟过来,《情书》这本小说的诞生,完全来自于彭旻的催稿。如果说彭旻是小说的催产士,那么当时同在儋州樊楼上的浦潇湘,可以算是同台的医护人员。何况之后小说出版,还用了不少浦潇湘的照片,为全书添色不少,确实需要感谢一下:“那你们觉得,我是把感谢写到获奖感言里好呢,还是写在日记里好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